没有账号? 立即注册
业务咨询电话

首页 > 热点聚焦 > 正文

新政后首批“二孩”将进入学校:如何解决学前教育进入幼儿园的困难

来源: 时间:2019-08-13 17:41:09
“两个孩子的政策是开放的,需要妹妹。谁知道上幼儿园的时候两个大孩子和一个大孩子有很大的区别呢?”住在成都的刘梅梅哀叹道。刘美美的女儿没能改变公园的面貌,而是选择了去昂贵的私人公园。她儿子接到通知时正要上大学。”看看我姐姐3万年的教育,加上一些兴趣班,我哥哥5万年的教育,加上7788年的教育,加上10万年。一年的收入是一半。”刘美梅认为,有两个孩子是一双筷子的问题,但事实上呢?


自2016年1月1日起,中国正式实施了“全面两孩”政策。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,在实施“全面两胎”政策的第一年,2016年出生1786万人,比2015年增加131万人,是2000年以来出生人数最多的一年。其中,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儿童占婴儿总数的45%以上。今年9月,新政后出生的第一批适龄儿童开始进入幼儿园。




根据西南大学教育政策研究所2016年的一份研究报告,从2019年起,学前教育资源需求将大幅增加。2019年学前教育阶段,由于实行“两个孩子”综合政策,将新增适龄儿童近600万人,2020年将新增约1100万人。2021年,新的学龄人口将达到约1500万的峰值。预计到2021年,将有近11万所幼儿园和300多万名幼儿园教师和护士。


2018年11月,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《关于深化学前教育改革和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》。显然,到2020年,前三年幼儿园的毛入学率将达到85%,普惠幼儿园的覆盖率(公立和私立幼儿园的儿童比例)将达到80%。对于“天价”私人公园,意见也坚决指出“遏制过度牟利行为”。







刘梅梅住在成都县的一个小城镇,一个新的前线城市。根据当地教育局公布的数据,全镇共有35个私人公园和4个公共公园。刘美美记得2004年左右,我哥哥上幼儿园的时候,只有一所公立幼儿园,私立幼儿园的数量刚刚增加。虽然幼儿园数量有所增加,但幼儿园特别是公立幼儿园的增长速度远远落后于儿童的出生率。这两所幼儿园之间的差别正在扩大。为阵地而战。



从去年开始,她一直在为女儿找幼儿园。”我去了我家附近的两个公共幼儿园,基本上登记了五到六个幼儿园中的一个。你说它有多低?”刘美梅打听消息后有点绝望。考虑到公园可能没有希望,她把注意力转向了私人公园,并制定了双手计划。今年3月,她第一次为女儿报道了一个私人公园,她已经3岁了。每年的学费和儿童保育费加起来接近3万元,“或是提前注册的优惠价格”。






“我哥哥上幼儿园的时候,私立学校和公立学校的差距不大。一个月200元就足够上一所更好的幼儿园了。”刘美美和妻子在镇上开了一家理发店,年收入在2到30万元之间,这是当地收入的中间部分。即便如此,她仍然感到巨大的压力。”你看,我妹妹每年上学3万,加上一些兴趣班,我哥哥每年上大学5万,加上零零散散加上10万。一年的收入是这个数字的一半。”






公共公园比私人公园便宜得多。刘美梅计算,私立公园一年的学费足以从公共公园毕业。当时,我计划等到5月和6月,当公园开始登记时,我去公园做了一个标志。由于缺乏学位,成都主要城区(包括幼儿园)几乎所有的公园和公共幼儿园都开始实施计算机分配(rocker)。在“平等”和“抢位”的时代,刘美梅和她的同学在上学的同时成为了“情报官”。每当有学位消息,他们就“交换”。你有什么共同点?






今年6月3日,刘美美终于等到了一个历史悠久的公园开始注册。她告诉彭梅新闻说,与私人公园相比,公共公园需要在网上填写信息,以确认其注册资格,然后在幼儿园网站排队等候领军号码。在月底,他们通常开始摇晃数字,最后知道他们的孩子是否成功。虽然摇号是随机的,与早晚无关,刘美梅总是觉得如果她更活跃,她可能会让她的孩子受到更多的关注。6月3日上午8点,加油系统刚刚打开。她呼啦呼啦打开电脑,填写了信息,提交了它,并得到了前几个地方确认信息的成功。6月11日是排长队的日子,当她早上9点到幼儿园时,前面排了一长队。



“报名的人太多了,排了2个多小时才拿到流水号。”刘梅梅办完手续,回身一望,后面还有黑压压的人群。起早贪黑,一周多后摇号结果公布,刘梅梅的孩子还是未能中签。